香港赛马会总部大楼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人物
藝海鑄豐碑 薪火永相傳——鄭軍里一家三代與廣西藝術學院的情緣

大幕徐徐拉起,舞臺上是烽火歲月里的桂林。


1937年,山河破碎,碧波里的漓江并不平靜。全中國的文化名人云集桂林,興校辦學。第二年,滿謙子、徐悲鴻、吳伯超等愛國藝術家在這里攜手創辦了廣西藝術學院的前身——廣西省會國民基礎學校藝術師資訓練班,把優秀民族文化的種子播撒在了廣西。


適逢廣西壯族自治區成立60周年、廣西藝術學院建校80周年,2018年10月18日,由廣西藝術學院制作的大型原創話劇《藝海豐碑》在南寧精彩上演,形象地再現了當年這段創校歷史。


首演式上,廣西藝術學院校長鄭軍里在致詞中說,《藝海豐碑》的創作旨在將“藝師班”師生“親愛精誠”的校訓精神更好地傳承下去和弘揚開來,進一步喚起各族師生愛國愛校的情懷,燃起改革創新的更大勇氣,凝聚奮發向上的力量。


回望歷史,不忘初心。從烽火中走來的廣西藝術學院,已從一株幼苗成長為參天大樹,承載著繼承和發揚民族藝術的時代使命與擔當。


很多人不知道,鄭軍里一家三代人與廣西藝術學院有著特殊的深厚淵源。為此,記者走進廣西,采訪了鄭軍里校長和廣西書法家協會主席鄭軍建這一對瑤族書畫兄弟,寫下他們一家與廣藝結緣的故事。


7.jpg

          在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李克強總理與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廣西藝術學院校長鄭軍里握手



母親結緣廣藝


鄭氏兄弟的母親姓鄭,名祖國。由于這個名字,也讓她的一生有了不同的寓意。弟弟鄭軍里記得小時候,母親的學生送來一幅石膏畫,上面的文字是“把青春獻給祖國”。


mmexport1546496981598.jpg

                     上世紀90年代初,鄭氏兄弟與母親合影


上世紀40年代末,鄭祖國考入當時的廣西藝術師資培訓班,讀書期間結婚成家。鄭祖國畢業時,新中國剛剛成立,她也成為了跨越兩個時代的廣藝人,見證了兩個迥異的歷史階段。


鄭祖國走上藝術之路,說來還有一段奇緣。1938年,畫家陽太陽、詩人艾青、劇作家歐陽予倩等文藝界人士從抗戰大后方的桂林輾轉來到臨近廣西的湖南新寧,進行藝術采風與抗日宣傳活動。這里正是鄭祖國的家鄉。青少年時期的她生性活潑,崇拜藝術,自然成了藝術家活動的追隨者,也深得藝術家們的喜愛。在交往中,他們鼓勵具有藝術潛質的鄭祖國學習藝術。這一與藝術的偶遇,影響了她的一生。在陽太陽等前輩的指導下,鄭祖國發奮學藝,考取了廣西藝專,師從滿謙子等前輩學習作曲。她愛好廣泛,喜歡文學、美術,在校期間得到了畫家陽太陽及夫人李衣尼的呵護。


廣藝音樂專業畢業后,由于漢語水平不錯,鄭祖國被組織分配到廣西工農干部學校工作。解放初期,一些干部文化水平不高,急需補充文化知識,而這項任務主要由工農干校來承擔。鄭軍里還記得母親在學校教授音樂課和文化課時,工作十分認真,講課充滿激情,很受學生歡迎。據說上音樂課時,為了讓大家能跟上節拍,她把用作指揮棒的教鞭都拍裂了。


廣藝里的“原住”兄弟


鄭祖國從事音樂教育工作后,也一直與陽太陽夫婦保持著密切的聯系。因此,鄭家兩兄弟也能常跟隨母親到陽太陽和滿謙子、黃獨峰以及一些音樂美術前輩家里做客。兄弟倆對音樂悟性不高,倒是對美術與書法十分著迷。陽太陽的畫作題跋、黃獨峰的花鳥魚蟲更能觸動他們的心弦,激起學習美術書法的沖動。總而言之,母親鄭祖國培養了他們學習藝術的興趣,而廣藝的環境和氛圍,使鄭氏兄弟在那個缺乏藝術的年代里受到了藝術的熏陶,陽太陽、黃獨峰等師長悉心指導帶領他們走上了藝術的道路。對兄弟倆來說,母親是跨時代的廣藝人,也是他們走向藝術道路的引路人。而廣藝,則成為了他們藝術的“學前班”。


更有機緣的是,兄弟倆都是在工農干校(即現在的廣藝南湖校區)出生,父親最初是廣西大學的教師,解放后在當時的廣西省計劃委員會工作。那時,為方便照顧家庭,父母便把家安在了工農干校。盡管如今舊宅已經不復存在,但那段緣分卻是心里不可磨滅的記憶。鄭軍里常常開玩笑地說:“我們是廣藝的原住民,廣藝是培育我們的精神家園。”


鄭家兄弟與廣藝更進一步的緣分,是在恢復高考之后。1977年,弟弟軍里考入廣藝美術系,開始了更為系統的學習,得到了更為專業的訓練。1986年,29歲的軍里在學院的支持下在中國美術館舉辦個人畫展,轟動北京美術界。


廣西豐富多彩的民族文化,給予了他們藝術創造的養分。軍里早年曾在桂西的南丹采風,奔放、率性的白褲瑤及其原生態生活激發了他的靈感,促使他創作出120幅歷史人物畫。之后,軍里選擇走出廣西,去到更廣袤的全國民族地區采風。比如《甘南蒼茫》組畫,便是他在感受甘南藏民草原生活后,以牧民質樸天性與自然率真的生活為載體,尋求傳統繪畫、民族審美、現代語境三者融合而創作的匠心之作。正是在廣藝的培養、支持下,軍里不僅成為廣西第一個在中國美術館舉辦個人畫展的美術家,同時也是廣西文藝創作最高獎——銅鼓獎第一批獲獎者。他的作品還搭載神舟七號飛船駛入太空,于2013年隨神舟十號返回地面。


哥哥軍健雖然讀的是中文系,但從小深受廣藝校園的藝術熏陶,一直堅持學習書法,許多書法作品為國家博物館等機構收藏。畢業留校后,除了教授中國古典文學外,他還兼任學校首任藝術教研室主任,是廣西高校最早開展書法教學的教師,至今在廣藝任書法碩士研究生導師,也是目前唯一代表廣西連續受邀參加中國書協書學研討會的書法家。在參與籌辦數屆中國—東盟博覽會時,軍健積極推動廣藝與東盟開展合作,打造面向東盟國家的藝術品牌,拓展了國際交流的領域與空間,提高了廣藝的國際知名度。


兄弟倆一書一畫,各有所長。雖然對藝術見解時有爭論,但二人始終擁有共同的藝術追求。他們的作品都曾獲廣西銅鼓獎,并且也都同心協力培養藝術人才,共同為廣西的文藝發展盡一份力。


廣藝還是軍里夫婦的紅娘,他與廣藝教師魏恕成了家。夫婦同為教授,一個擅長寫意,一個專攻工筆,在廣藝教壇上比翼齊飛。女兒鄭格繼承了父母的藝術基因和專業,在中央美術學院博士畢業后,回歸到廣藝任教。


軍健的女兒鄭微則表現出“隔代遺傳”的特點,同她的奶奶一樣酷愛音樂。雖然在中央財經大學學習經濟學專業,但她自幼在廣藝學習手風琴、鋼琴,延續奶奶的音樂基因。


青藍相接  守望相助


追昔撫今,感慨良多。鄭家三代人在廣藝的哺育下成長,由最初的居民變為園丁。回顧一家人的經歷,他們對廣藝有更多的感恩,對藝術也有了更高的追求。


鄭家三代人的成長經歷,見證著廣藝的發展。母親鄭祖國就讀藝專時,音樂專業每年只有10人左右畢業,在上世紀50年代這種人才可謂鳳毛麟角。從1946年成立到1953年撤銷合并的七年間,藝專只培養了音樂專業70人、美術專業120人。而如今,廣藝擁有6個一級學科、36個專業,在校學生規模達15000多人,是全國人數最多、規模最大、學科齊全的藝術院校之一。


在兄弟倆的記憶中,母親與父親從來沒有因為生活艱難而減少對藝術的熱愛和追求。父親的專業雖然是經濟學,但國學功底深厚,書法很好。即使在“文革”時期,兄弟倆也常常在父母的指導下學習書畫。令軍里印象深刻的是,母親每每在教學生或兄弟倆唱歌時,會忽然興奮起來,仿佛回到抗戰時期她與同學走上街頭,在廢墟上合唱《義勇軍進行曲》《中國人》的情景。苦難磨煉了一家人的抗壓能力,也培養了兄弟倆的堅毅性格,讓他們更加體會到今天藝術成就的難能可貴。


改革開放后,黨和國家大力發展文化藝術事業,文藝的春天到了。鄭氏兄弟沐浴在時代的春風里,見證了大時代的變遷,深感如果沒有改革開放,個人縱有天大本事,也無法取得今天的成績。由此,他們也衷心希望當今的年輕人珍惜來之不易的大好時光,不辜負時代,更加努力發奮學習。 


如今,廣藝有大樓,也有大師,日新月異地快速向前,催人奮進。英國浪漫主義詩人華茲華斯曾說:“對往昔歲月的追思,在我的心底,喚起歷久不渝的贊美和謝意”。幾十年來,鄭軍健、鄭軍里兄弟駐守在廣藝的藝術殿堂中,時時欣賞著學子們創作的藝術作品,真正體會到了丹青不老、藝術常青,也親身經歷了薪火相傳、青藍相接的流金歲月。


(責編  劉雅)


制作:李泓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5020131號-2
0
香港赛马会总部大楼 广东福彩快乐十分开奖 11选5破解公式 福利彩票奖金规则 北京pk赛车直播开奖视频 彩九app下载 天天捕鱼游戏下载 全天时时计划 双色球字谜 1000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百家樂看路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