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赛马会总部大楼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世界
哈莉瑪總統新加坡族群和諧的象征
趙海立 2018-08-29 01:54

  2017年9月13日,新加坡總選舉官宣布:新加坡總統選舉唯一候選人、前國會議長哈莉瑪·雅各布(HalimahYacob)自動當選該國第八任總統。哈莉瑪·雅各布于次日宣誓就職,成為新加坡獨立以來的首位女總統,也是繼首任總統尤索夫·依薩之后的第二位馬來族總統。


timg_副本.jpg


首位馬來族女總統


  哈莉瑪于1954年8月23日出生,家境貧寒。身為守門人的父親在她8歲那年去世,母親僅靠一個賣馬來飯的小排檔謀生,辛苦地拉扯大5個孩子。哈莉瑪是家中最小的。看著母親每天從凌晨4點忙到晚上10點,懂事的哈莉瑪從10歲開始便給母親打下手,為此不得不常常“逃課”。哈莉瑪自嘲自己是“逃課女王”。由于缺課過多,當年她差點被學校開除。幸運的是,生活的艱辛并沒有壓垮哈莉瑪,反而使她更加堅強。經過努力,她最終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新加坡大學攻讀法律專業,并獲得政府獎學金。
  畢業后,哈莉瑪進入新加坡全國職工總會工作。她利用所學給工人講解勞工法,并為工友解決了許多實際問題,被譽為“勞工法活辭典”。哈莉瑪素以直言不諱、敢為民眾發聲著稱,在普通民眾中極具親和力。為此,她的成就得到廣泛認可,曾升任職工總會副秘書長,還擔任過國際勞工組織標準委員會副主席。
  在新加坡全國職工總會服務30多年后,哈莉瑪步入政壇,并創造了新加坡政壇史上多項“第一”。2011年被議會選舉為新加坡社會發展、青年及體育部政務部長,她成為新加坡第一位馬來族女性政務部長。2012年,她被納入內閣,進入核心權力圈。2013年,哈莉瑪成為新加坡國會議長,同樣是新加坡歷史上第一個女議長。此次當選總統,她再次為新加坡政壇創造了又一個“第一”,即首位女總統。
  雖然在新加坡這樣的責任內閣制國家,總統只具象征意義,無太多實權,但作為國家元首的總統代表的是國家,地位仍然十分重要。而且,總統還掌握著國家儲備的第二把鑰匙,對一些重要人事任命有否決權。因此,哈莉瑪的當選,不僅對她本人,而且對新加坡都意義非凡:一方面象征著新加坡性別的平等,另一方面更彰顯了新加坡族群的和諧。哈莉瑪的上任,也體現了新加坡促進族群和諧、多元一體化的政治制度所取得的成果。


體現族群平等與多元化的總統選舉


  其實,哈莉瑪能作為唯一的候選人當選,得益于新加坡新修訂的總統選舉制度。新加坡建國初期,總統并非經選舉產生,而是由國會直接委任。直到1991年,新加坡修改憲法,總統實行民選,任期6年。第一次總統民選于1993年舉行。2016年,除去原有資格要求外,憲法委員會建議在總統選舉中加入族群平等、族群多元因素。也就是說,如果連續五屆(30年內)的總統選舉沒有某個族群的代表當選,那么下一屆總統選舉應保留給該族群候選人競選。這樣就使得新加坡的每個族群都有機會參與并贏得總統選舉。李顯龍總理采納了這個建議,形成所謂“保留選舉”機制。經過考量,在2017年第八屆總統選舉中,符合這個要求的是馬來族群。因此,本次總統職位隨即保留給該族群的候選人競選。本屆候選人登記時,馬來族群共有3位人士申請,但選舉局認定,只有哈莉瑪通過資格審核,成為唯一的候選人。
  之所以有這樣的制度安排,是出于打造新加坡多元族群命運共同體的需要,使其團結一致、和諧共處,從而促進國家的完整、穩定與繁榮。
  眾所周知,新加坡是個多元族群社會,華人、馬來人、印度人是其主要的三大族裔,此外還包括其他一些族群。目前,在新加坡560多萬總人口中,華人占74.3%,馬來人占13.4%,印度裔占9.1%,其他族群占3.2%。這些族群在種族、宗教、文化和生活方式上都有著巨大的差異,歷史上曾矛盾重重,甚至還發生過沖突,給新獨立的新加坡國家整合與發展造成嚴重障礙。為處理這個問題,新加坡政府從獨立伊始就在政治、經濟、社會、教育、文化和宗教等方面制定了全方位的民族政策,以求從根本上消除族群矛盾。


多元一體,構建民族命運共同體


  回顧新加坡的民族政策,可以看出它所奉行的基本原則。首先,承認新加坡是多元族群社會,尊重而非強制同化民族特性;其次,政府對弱勢族群進行扶助,使各民族能夠平等地參與社會各領域的生活,平等地分享社會發展帶來的成果,實現族際正義;第三,在此基礎上進行“國族”打造,實現多元一體,構建民族命運共同體。
  華人是新加坡的主體民族,但華人在社會的各項生活中并沒有法律上的任何特權,而是與其他族群地位平等。如在宗教政策上,新加坡堅持宗教信仰自由與政教分離并重原則,不設定所謂“國教”,也不允許宗教干預政治;在語言方面,政府規定馬來語、華語、泰米爾語和英語均為官方語言。但是,為了既方便交流又避免因語言地位不同而產生矛盾,新加坡選擇以英語而非三大族群中的任何一種語言為通用語言及行政用語。在學校,實行的是雙語教育,學生除了學習英文外,還必須學好自己的母語。高考時母語不及格,大學不能錄取。當然,基于歷史與現實環境的考量,新加坡規定了馬來語為“國語”。但是,所謂國語,確實只在國家整體行為中才表現出來,如在國歌和軍隊口令中使用。政府并不強制非馬來民眾在日常生活中使用;至于各族群的其它非政治生活,政府基本上隨其自由發展,并提供機會均等的發展空間。如在國家法定假日的制定上充分考慮各族群的風俗習慣。不過,對于族群間的歧視、污辱和暴力行為,新加坡政府堅決予以打擊。如在企業招聘中明令禁止出現種族歧視性條文。相反,新加坡鼓勵各民族互相尊重、互相了解、互相幫助、共同進步,鼓勵在各個層面組織開展多種族際間的互動活動等。
  為了向各族群提供相對均等的發展機會,新加坡在各種社會資源尤其是政治資源的分配中,為少數族裔民眾保留了與其人口比例相當甚至更高的份額。在政治領域,除總統選舉外,少數族裔在國會議員選舉、公務員選拔和執政黨干部培養中都保有充足的名額,而且有相應的制度安排作為保障。如新加坡在國會議員選舉中實行單一選區和集選區相結合的制度。在集選區中,各政黨所提的多名候選人中,必須至少有一名是少數族裔。這樣就保證了少數民族始終有代表進入議會。再看公務員結構,各族裔所占的比重基本上與其人口比重一致。在上世紀70年代末期,政府公務員的族裔結構是:華人占67.2%,馬來人占19.8%,印度人占9.2%,其他民族占3.2%。而當時的人口比例則是:華人占76%,馬來人占15%,印度人占7%,其他族裔占2%。如今,這種狀況基本上得以保持。另外,執政的人民行動黨始終堅持黨組織的多民族性質,注重吸收少數族裔干部進入政黨高層。因此,在其最高決策機構中央執行委員會中,少數族裔委員始終都保持著與其人口比率相當的數量。哈莉瑪的從政經歷,對此就是最好的注釋。
  當然,機會的均等只是提供了一種可能性,要把機會變成現實還需相當的能力。新加坡注意到由于歷史原因,少數族群在某些能力方面確實有待加強。于是,政府出于實現實質平等的目的,給缺乏競爭能力的人以追隨時代發展的機會,對少數族裔在相關方面進行扶助。如在教育領域,新加坡對少數族群予以特別的優待。自獨立以來,除義務教育階段之外,馬來人接受高中和大專的教育完全免費。除此之外,新加坡還注意開展對少數族裔進行職業培訓,提高其就業能力。隨著就業機會的擴大,少數族裔的貧困問題就會得到逐漸解決。對于暫時收入較低的少數族裔家庭,政府給予包括住房補助在內的多項福利,使之能平等地享受到社會發展成果,增強對國家的認同。
  新加坡在關注族群多元性的同時也特別重視一體化的構建,也就是努力實現“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種命運”這個目標。首先,政府號召每一個新加坡人都要超越個人狹隘民族意識,努力培養“新加坡人”觀念。李光耀多次指出:“我們應該不管人種、語言、宗教和文化方面的差別,大家作為新加坡人團結起來。”他要求每個人都要把自己的命運和新加坡聯系起來,為之而戰斗。其次,促進民族融合。新加坡將不同源流的學校整合為一所學校。這樣各族裔學生一起學習、一起成長、相互了解,在潛移默化中沖淡民族間的隔閡。同時,在學校中,新加坡全面建立了“英語第一、母語第二”的教學模式。語言的“脫敏”和共同語言的形成為新加坡國族打造奠定了一個重要基礎。另外,新加坡利用“組屋”計劃,實現各族群的雜居,甚至混合居住在一棟住宅中,以打破原有族群聚居的界限。各民族居住生活在一起,形成新型社區。這一方面增加了溝通的機會,消除隔閡,另一方面在共同的社區管理中更容易產生共同體感。據統計,新加坡有85%以上的人口都居住在組屋中。
  可以說,新加坡多元一體、族群和諧的現實在新總統哈莉瑪的身上體現得相當充分。哈莉瑪的父親是印度裔,母親是馬來裔。族群間通婚顯然是族群和睦的重要指標。不僅如此,哈莉瑪曾在一所華族女子學校念小學,深受中華文化的影響。在她辦公室里,掛有一幅“仁”字書法作品,她十分鐘愛,而且把這種仁愛精神融入到她的政治理念中。在競選總統過程中,她也曾引述孔子“先之勞之”的教誨。對于這種理念,她以身作則,親踐行之。在個人生活上,盡管哈莉瑪已從政多年并身居高位,但在就任總統之前她一直住在自己1983年搬入的政府組屋中,家務活也都由自己和家人做。正因如此,她的上任被看作是新加坡族群和諧的象征。


新加坡_副本.jpg

新加坡城市一瞥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5020131號-2
0
香港赛马会总部大楼 买时时彩怎样稳赚 加拿大PC28计划 彩99安卓客户端下载 四川时时快乐12 牌九纸牌 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足球今日稳胆推荐 爱彩人彩票网购彩大厅 乐翻二人麻将怎么能赢钱 赛车pk10聊天室